营销动态 Marketing Dynamic
国家卫计委官员称两票制只针对购销领域 委托配送发票不在管制范围发布时间:2017-12-04 10:13:10 | 来源:《医药经济报》2017.11.30
分享至:0

⊙本报记者 贾岩 发自北京   “未来,对于两票制,一定会坚定不移地推进下去。两票制对于行业肯定会带来利好,要让生产企业有合理的利润,凭借产品质量和疗效获得市场;药品流通环节不是靠倒买倒卖,恶性竞争,而要靠服务来致胜。”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体制改革司督导处处长朱永峰在近日召开的2017中国医药健康高峰论坛上表示。   4月19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曾益新在北京主持召开公立医疗机构推行两票制工作座谈会。曾益新表示,“综合医改试点省份和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地区要在2017年率先推行两票制。鼓励其他地区执行两票制,争取到2018年在全国全面推开。”   国务院医改办监察专员赖诗卿在论坛上表示,“尽管社会上对两票制的理解有一些误区,但两票制作为医改的重要工作,将坚定不移地推行。”     严控票据拒绝高价出厂   从去年开始,两票制在一些省开始试点,前四批医改试点城市开始实施。截止11月底,所有的省份都出台了实施细则或者已开始实施。   针对各地不同的细则,国务院医改办正在督促各地调整政策,建议统一的标准。   朱永峰坦言,两票制只是针对购销领域,委托配送的发票不在政策的管制范围内。未来,在集中招标采购中,如果不按照两票制的要求去做,省级药品招标采购平台对于企业的资质要把关,如果生产企业、流通企业达不到两票制的要求,不能让它们参加招标。   据记者了解,从2018年开始,两次发票将成为医药企业、流通企业参与医药市场的准入门槛。在药品购销开票环节,生产企业、流通企业必须写明相关信息,如品名、规格、价格、批号等;在具体的操作中,流通企业给医疗机构开票,要把对应信息写清楚。流通企业负责的最后一票,还要把上一次发票复印件附上,证明符合两票制。公立医疗机构在接收药品的时候,需要对两票进行验证。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秘书长牛正表示,“未来医药流通模式或将是款、货、营销三流分离与融合,生产企业到医药商业直接竞销,到了医疗机构和零售终端重点看外包仓储、外包配送。如果得到发展,一票制成为可能,直接可以改为电子发票。”   据记者了解,针对两票制实施中医疗机构对于票据审核成本较高的问题,目前部分省份发挥采购平台的作用,采购平台专门设立票据核验的功能,减少医疗机构验票的负担。   朱永峰表示,“在‘十三五’期间,卫计委也将运用信息化的手段,所有的票据在采购平台全程监管。在上游,招采平台和国家税务总局的国家发票查询平台对接,对接以后,企业不用提交发票,采购平台通过国家发票查询平台进行检查,真正做到价格、票据可追溯。”   对两票制的实施,也有一些生产企业从底价出厂走向高价出厂。朱永峰强调,“在实施两票制的地区,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发改委将对一些企业进行成本调查,有些企业在两票制实施之前,是出厂价5元钱,两票制之后,变成80元。这种行为是不允许的,如果出厂价确实需要提高,企业必须给出合理的解释。”     第三方物流强势进入   值得注意的是,两票制主要针对药品的购销行为,对于药品配送没有强制需求,生产企业将产品交给一个配送企业,从北京运到西藏的过程中,委托多次,但受托方只是收取服务费。   朱永峰强调,“过去流通企业凭借买卖差价获得利润,实施两票制后,流通的主要工作是物流。现在流通企业只能获得专门的配送费、服务费。流通企业营业模式需发生变化,通过物流服务获得利润,收入额可能会下降,但利润不会减少。”   业内人士认为,“以顺丰、京东等为代表的社会物流企业,除了重点介入药品电商配送领域外,还会与现有医药产业链各环节潜在需求客户形成协同,挤占现有药品经销商的生存空间。”   长期以来,我国医药物流行业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分销、物流一体化。无论是医药巨头九州通、国药集团,还是中小型的医药商业公司,都同时进行着两种业态的经营:一方面,通过分销赚取差价;另一方面,通过物流、仓储、配送收取服务费。   朱永峰指出,“顺丰、京东等大型配送公司有望进入药品流通市场,流通企业的责任就是顺利、安全地把药品配送到位。未来,顺丰等专业物流企业的进入,肯定会给流通企业带来巨大的冲击,甚至很多产品最终只需一票实现送达。” 业内人士指出,两票制实行后,将给医药企业格局带来重大变化,未来医药企业会减少至3000多家,行业内部将进行新一轮洗牌,这或许是第三方物流企业的机会。     鼓励药企投入研发   从我国药企的竞争情况来看,造成其“销售导向”的主要原因是产品的竞争力不足,只能通过资源换渠道的方式进入市场。并且在形成路径依赖之后,这种格局很难改变。   两票制从票据入手,要求“票货款”一致,两票比对,并从医保支付、医生处方管理等方向入手,遏制违规行为。加上从集中采购到阳光采购过度,全面控制药价,通过控制药价的方式重塑药品利益空间,让参与方主动求变。   两票制推行之后,药企也找到了一些变通之道。例如,把生产企业注册地移至税收相对较低的地区——通过税收优惠的方式弥补两票制砍掉的商业利润,保证原有利益关联方的可分配利润不变;进行所谓的销售外包(CSO),以实现票据处理合规,把医药代理自然人组成公司,将渠道费用转化为咨询费用、市场费用等。   牛正乾认为,“营改增带来的影响很大,到了节骨眼就是犯法。打造合法合规经营才是根本目的,也是企业健康成长的路径归宿,通过营销公司(CSO)的运作仅仅是防范风险的权宜之计,但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朱永峰认为,“实施两票制的最终目标,是使工业企业在成本不增加的情况下,利润增加更多,由企业自己来负责推广,最终让生产企业真正有利润,有能力进行研发。过去,制度造成企业没有合理的利润空间提高产品质量。未来,企业可以培养自己的销售队伍,也可以进行委托,但是要委托给专业的机构,必须合理合规,真正负责临床推广和产品销售,不能再进行带金销售。”   两票制实施后,医疗机构也面临巨大的压力。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顾昕指出,“除非医保支付制度改革产生效果,医保机构对医疗机构实行‘打包付费’,医疗机构超支自理,结余归己,否则医疗机构缺乏低价采购药品的积极性。药品价格真降了,药厂固然难受,其实医院更加困难。”
版权所有© 千亿国际_qy8.vip_千亿国际娱乐官网      网站技术支持:云端科技 赣ICP备15005709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赣)-非经营性-2017-0007 友情链接:︱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 国家科技部网站  ︱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 ︱ 江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 中国生物技术发展中心